——成都市出台《債權融資風險補償資金池資金管理辦法》、《創業天使投資引導資金管理辦法》等系列科技金融利好政策
  作為全省五大新興先導型服務業之一,科技服務業該如何借助金融創新實現跨越發展?
  10月16日,在成都市召開的 “創新驅動——科技金融專題工作會”上,成都以“先行先試”的探索實踐,對此進行了積極回應:會上,成都市科技局聯合財政局正式發佈 《成都市市級科技企業債權融資風險補償資金池資金管理暫行辦法》(簡稱 《債權融資風險補償資金池資金管理辦法》)和《成都市科技創業天使投資引導資金管理暫行辦法》(簡稱 《創業天使投資引導資金管理辦法》)等系列辦法措施。
  兩個 《辦法》的重磅出台,是年內繼 “成都十條”(《成都市促進國內外高校院所在蓉協同創新的若干政策措施》)頒佈之後,成都市繼續推出的促進科技型企業創新發展的又一重大政策系列——在成都科技界人士看來,“成都十條”從破解“產權束縛”等根本問題上進一步加速了高校院所科技成果轉化、解決了科技成果 “不出牆”的尷尬,而此次兩個《辦法》則是對科技與金融如何深度結合、科技創新如何借力金融創新吸聚社會資本,共促企業創新發展、產業轉型升級和經濟轉型發展等問題進行的深度探索。
  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歷次產業革命的實踐也證明,科技創新和金融創新緊密結合是人類社會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變革的重要引擎。
  “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機遇面前,迫切需要放大財政科技資金的杠桿效應、用好用活金融創新手段,從而充分發揮金融創新在推動科技創新過程中的市場催化和融資支持作用,加快推進企業創新發展、產業轉型升級和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對於科技金融工作的重要性,成都市科技局局長唐華如是說。
  □張明海
  企業增信
  破解科技型企業貸款難貸款貴難題
  科技型企業,尤其是中小微科技企業,為什麼存在貸款難、貸款貴的問題?
  在成都銀行科技支行行長黃春看來,答案很簡單:這些企業一般都是“輕資產”、信用記錄缺失,無大型設備、廠房等有形抵押物,在金融領域的傳統信用評級標準面前,信用相對偏低。與此同時,大多數在創業初期的科技型企業,“往往僅有一紙技術,甚至技術都還在研發中,先不說信用等級,就連企業能否最終做成,往往都成問題。”
  如何為科技型企業增信、破解其貸款難貸款貴?這正是《債權融資風險補償資金池資金管理辦法》所要回答的首要問題。
  首先,是在貸款風險補貼上。為有效降低金融機構貸款風險,鼓勵金融機構面向科技型中小企業開展債權融資,《債權融資風險補償資金池資金管理辦法》規定:當科技型中小微企業發生貸款逾期損失時,對合作銀行給予風險補償資金存入合作銀行賬戶資金的餘額為限最高60%的貸款損失補貼。與此同時,成都市科技局與多家銀行和擔保機構洽談,引導銀行、擔保機構針對科技型中小企業開發低利率、低保費的科技金融產品,並出台政策對科技型中小企業開展信用評級補助、擔保費補助、貸款利息補助,切實解決貸款貴的問題。“根據這些規定,無需固定抵押物,通過風險補償資金幫助企業增信,同一企業一年內累計信用貸款金額最高可達1000萬元。”成都市科技局投融資與財務處負責人介紹,自今年8月開展此項業務以來,全市已有16家科技企業運用知識產權質押和股權質押總計獲得了合作銀行6000多萬元的信用貸款。
  而增信也是有依據和風險控制的,並非盲目進行。“科技型企業,一般來說,其整體素質比較高。對其創始人(團隊)、技術、商業模式等多項指標,都要事先組織專家委員會進行評議,這相當於為銀行等金融機構放貸進行了預考核把關。同時,企業家們,尤其是科技型企業創始人,整體的誠信意識也越來越強。”
  黃春給出的數據印證了這一點,成都銀行科技支行成立五年來,先後貸出數個億的資金,不良貸款僅有70萬元。而這因為企業破產產生的70萬元欠賬,該當事企業創始人正在積極籌措償還。
  在成都生產力促進中心黨支部書記陳本燕看來,通過財政資金風險補償方式和成本補貼方式的組合運用,企業信用增加了,不僅使得貸款難變成“不再難”,而信用等級的增加,也使得其風險評級降低,貸款成本降低,貸款貴的問題也隨之得到相應緩解。
  杠桿效應
  財政資金引導社會資本參與創新發展
  作為驅動產業轉型升級和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的兩個引擎,科技創新和金融創新該如何深度結合?其深度結合,又將會帶來怎樣的深遠影響?
  這一系列的問題,具體落地到政策層面,關鍵則是在政府“角色”的轉換上。即:如何發揮好財政資金的杠桿作用,最大程度地激發社會資金介入科技企業的創新發展。
  陳本燕認為,這就需要改變以往財政資金“撒花椒面”的直接投入形式,要積極整合資源,將政府、銀行、擔保機構、創投機構等整合起來,充分發揮財政資金的“杠桿效應”、“乘數效應”。
  成都市科技局、市財政局設立1億元的債權融資風險補償資金,分別通過聯合成都銀行、交通銀行、民生銀行,成都中小擔、高新擔保公司,以及相關區(市)縣政府開發出規模達到19億元的首期“科創貸”系列融資產品,財政資金放大比例近20倍。
  建立2億元的天使投資引導資金,聯合創業投資機構建立天使投資基金,通過引導性參股和跟進投資方式,對初創期、種子期科技型企業進行共同投資。引導性參股資金4年內以原始投資額退出;參股4年以上6年以內以原始投資額及從第5年起按照轉讓時中國人民銀行公佈的1年期貸款基準利率計算的利息之和退出;以最大限度的讓利,鼓勵社會資本合作建立天使投資基金,支持科技型中小微企業創新發展。目前,成都生產力促進中心已經出資1000萬元引導資金,聯合創投機構發起成立規模1億元的成都盈創興科創業投資合伙企業,撬動社會資本9000萬元,財政資金放大比例達到10倍。
  可以明顯地感覺到,兩個《辦法》中,無論是帶有“補償性質”的風險資金池的建立,還是“投入性質”的天使投資引導資金的設立,都是充分整合了各方資源,通過政府讓利實現財政資金的引導,積極調動社會資金參與支持科技企業的發展。
  政策引導
  市場化運作助推科技服務業高端化發展
  科技與金融的深度結合,體現的是成都市在科技資源市場化配置上所作出的積極努力和取得的成效。一系列利好措施的背後,主要是要發揮政策導向性作用和示範帶動效應,引導金融機構等社會資金進入新興先導型服務業,助推科技服務業高端化發展。
  對於這一點,成都高投創投副總經理、成都盈創興科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段興國深有體會。“無論是風險資金池資金還是天使投資引導資金,在政策的落地上,都是按照市場化方式來運作,按照市場規律辦事。而同時,財政資金的流向對於市場的引導作用,對於成都科技服務業的發展推動作用,也同樣非常明顯。”
  段興國介紹,目前市場面向科技型企業投資的熱點,也逐步都聚焦到省、市政府鼓勵發展的信息安全、節能環保等高端成長型產業和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醫葯、新材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領域。
  同時,正在並即將帶動的創投行業變化趨勢也很明顯。段興國認為:一是政府財政資金的市場化引導,促使更多的天使投資由自然人向機構轉變,加速風投機構更加專業化和規範化,二是引導投資機構介入科技企業的種子期,圍繞產業鏈從源頭上來促進高端產業的發展。
  如何更好發揮政府的引導作用和市場的決定作用,促進科技與金融深度融合,成都市還將繼續探索與實踐。“長期以來,我國金融和中介服務體系的發展有較強的制度建構和政府推動因素,各機構間缺乏內生的相互關聯,信息不共享、規則不相容、流程不對接問題普遍存在。未來科技金融工作的重點,應聚焦整體服務效率,不斷推進系統集成,政府應牽頭組織企業、科技金融(中介)服務機構建立協作平臺,推動金融(服務)機構間制度化協作,搭建企業和中介機構間信息資源共享平臺,促進信息共享、規則相容、流程對接,提高科技服務業整體服務效率,打造有利於企業創新發展的生態環境。”唐華表示。
  據悉,於今年5月正式開通運行的成都市科技創新創業服務平臺“科創通”運行以來,截至目前,平臺已經彙集了7149家企業、251家科技服務型機構、809個科技服務產品,首次將扶持政策、科技中介、孵化載體“全聚合”,並實現聚集、服務、撮合、孵化“全功能”。
  【名詞解釋】
  科創通——成都科技創新創業服務平臺,是成都市科學技術局支持,由成都生產力促進中心建設運營的創新服務資源共享平臺。平臺目前有網站、APP、微博、微信、手機報、創新網科技頻道等多種應用入口。平臺定位“集聚、共享、服務、孵化”四大功能,通過匯聚各類服務機構的服務產品,打造覆蓋科技型中小微企業成長全過程的不同服務需求的科技中介服務共享體系,致力為科技企業創新創業活動提供科技政策咨詢、投融資、知識產權、檢驗檢測、文獻信息、技術轉移、孵化培訓等綜合性服務,同時為科技中介服務機構提供市場需求信息和精準的商業機會。
  (原標題:推動科技與金融創新結合 加速科技服務業高端化發展)
創作者介紹

dslr

mbmfi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