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評論員徐立凡
  諜影重重絆了美國外交的腿,也絆了國與國交往的腿。美國如何擺脫這場外交困境,考驗著奧巴馬團隊的政治品格。
  英國《衛報》24日援引美國“棱鏡”情報監視項目曝光者愛德華·斯諾登提供的文件披露,美國國家安全局監聽35個國家和地區的領導人,其中包括其在歐洲兩個重要盟國德國和法國的領導人。
  “棱鏡門”對美國外交的衝擊,時隔數月後次第顯現。上個月,巴西總統羅塞夫因為美國國家安全局截獲了她和助手的消息,推遲對美國事訪問。本月21日,因為法國《世界報》曝光美國情報部門收集了法國7000萬份通話記錄,法國總統奧朗德表示“極度嚴厲的譴責”。媒體新披露的材料,既使外界得以瞭解美國“竊聽門”覆蓋之廣,也使斯諾登的文件進一步坐實。
  對美國而言,這種外交被動局面極其少見。對於各國的普遍質疑,無論美國如何應對,都無法對斯諾登文件證偽,也無法解釋為何以“反恐”為由建立的竊聽系統,會應用於傳統盟友。
  由此可以看出美國獨有的世界觀。儘管自奧巴馬執政以來,出於經濟和安全形勢的考量,美國過去的單邊主義外交褪色,轉而實行“柔性外交”戰略,但在本質上,建立以美國為中心的世界秩序的思維並無變化。這也決定了美國情報網的構建基礎。包括美國盟友在內的重要國家,儘管不乏在國際熱點事務中與美國“共同治理”的先例,但同樣應從屬於“美國中心論”之下。
  此外,“竊聽門”還顯現出美國外交的實用主義特征。建立如此龐大的竊聽覆蓋網,參與者眾多,機密泄露的概率很大,具有很高的政治和外交風險,正如目前所顯現。但顯然,在竊聽網構建者看來,龐大的情報需求比由此帶來的風險更具價值。因為,無論是潛在敵對國、競合關係國還是同盟國,其情報對於美國的外交和安全戰略都有價值。
  毫無疑問,“竊聽門”演繹了美國外交的基本邏輯。在很大程度上,這不僅意味著美國外交近期將面臨嚴峻考驗,還在事實上重新定義了傳統的國與國關係。而這種定義,絕對不是建設性的。
  諜影重重絆了美國外交的腿,也絆了國與國交往的腿。美國如何擺脫這場外交困境,考驗著奧巴馬團隊的政治品格。如果堅持美國中心論,則竊聽門將長期存在;如果承諾改革,則美國國內監聽將面臨法理性質疑。而鑒於斯諾登身在俄羅斯,美國有可能懷疑這是一次“預謀”。美俄關係很可能比那些因憤怒而要求美國解釋的國家,惡化得更快。
  相關報道見今天20、21版  (原標題:竊聽門是美國中心論的代價)
創作者介紹

dslr

mbmfi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